本地信息  |  走进天台   |  天台山旅游网  |  天台商家联盟 |  天台人才网  |  天台房产网 |  二手市场 |  天台商业网  |  天台借贷网

 论  坛 | 天台越剧网 | 爱心家园 | 天台网址 | 摄影图片网 | 图片 | 电子邮局 | 同学录 | 家教 | 淘宝店 | 汽车 | 交友中心 | 户外运动

 天台博客 | 天台地图 | 天台山文化 | 天台美食 | 消费者 | 天台山景区 | 旅游预订 | 贴贴墙 | 许愿墙 | 分类信息 | 网站制作 | 广告报价
天台之窗QQ群:论坛版主群1707486 爱心家园6997371 摄影版63604026  论坛坛友10059162  天台戏迷俱乐部40857411 交友中心13319107 驴友俱乐部36283173
首页|走进天台|天台信息|天台山旅游|天台图片|天台之窗论坛|天台人才网|天台房产网|天台商业网
  天气预报: “维护权益、伸张正义,诚信为本、服务至上。”天台顾...  [2010-01-31 14:32:00]  
文档 图片
最新调查
  • 没有任何调查
  • 频道统计
    水水文集
    水水文集
     更新时间:2009-12-4 7:33:47  点击数:
    【字体: 字体颜色
     

    前言

    【关于水水】

    水水这个称呼,陪伴了我好几年了。本想说很多年,但是有点汗颜。姑娘我今年二十又二,网龄能怎样长呵。

    后来,渐渐地,被大家所熟识,喜欢被人家亲切又欢喜的称为:小水儿,水水,水丫头。像极了一个甜美如幼童的小女娃娃,满心欢喜,奔跑在很大的厅堂里面,周围很多的大人,他们那样亲切的叫我“水水”,于是我很安心,于是我很快乐。

    喜欢这个名字,也爱这个名字。喜欢的东西有很多,可是一旦爱上了,便是天长地久,如影相随般默契。这是我对喜欢和爱这两个词的理解,对人如此,于物也是。

    最先面对的,是自己如水般的心绪,如水般的性情。喜欢水,喜欢它可柔可刚,可沸可冰,喜欢它的美丽,喜欢它的千变万化,像极了这个让我迷茫而又迷恋的社会。

    关于水,从古至今,佳话颇多。能拿出来套我身上的也不少,曾记得我这个名字被论坛上的某人强势分析了一番,我也不好意思拿出来,实在是夸我夸到心坎里面去了。

     

    小小的自我介绍一下:

    本人女,22了。不算高,不算瘦,五官还算端正,有些PP马虎拿的出去,没有被很多男生追得满世界跑的经历,只谈过一次淡淡然然却又刻骨铭心的纯纯小恋爱。这几年貌似发福了,依稀记得刚毕业出社会的时候,在杭州免费出租坐过,在上海被人开车送过,越大越悲哀,到现在,估计是站死在天台街头也不见得有人能停下车来问一句:小姑娘需要帮忙伐?

    学历不高,高中的。成绩不好不坏,特别是高中三年,有一半的功课很好很漂亮,老师合不拢嘴;却也有一半的功课,盏盏红灯照亮我前程。初中回忆,玩的成分占的比较多,偏科也是在这个时候坚定稳固的,从此无法撼动。那个时候,数学从来不念,作业全抄,但是语文和自然科学却是被老师逼的紧。至于小学,偏科这个万恶的种子种在了这里,在往后成长历程中渐渐巩固且壮大,天杀的数学,四年级就考试不及格了。

    不过现在还算好,至少我在公司算算帐是一点问题没有,得心应手。模糊印象里数学老师唾沫横飞中提到的几元几次方程,什么定理什么公式,我暂时还没用到过。感谢小学老师,我加减乘除学得真是实用。也谢谢我爸妈送我的这颗还算聪明的脑袋,当年考试多牛多横的人们现在算东西还不一定有我灵活儿。

    毕业后,杭州去过,上海呆过,去了路桥才安稳实在地学习和积累了一些经验,安稳工作了几年。可惜心高气傲,不满现状要创业。目前为止,小小网店一家,蛮久没管理了,拿不出手来。小小网站一个,近期忙碌的源泉,也是今后发展的目标。路漫漫,我相信总有我走到的时候,革命尚未成功,姑娘我继续努力。

    至于以后嘛,简单。安稳做好手里的事情,安稳遇见一个我喜欢也喜欢我的人儿。简单平静得过我们的小日子,生活不用太好但也不能太坏,淡然一生。想得不能太多,必须要先遇见人了,才能和我的他一起规划。

    另,以前哥哥有个文章里说了那个老掉牙的10块钱的故事,最后他说,花开堪折直须折,等到某一天,遇到某个女孩,再毫不犹豫的花掉手里的5块钱。于是我也等着,等到某一天,等到某个能毫不犹豫的为我花掉5块钱的男人。

      

     

    【水殇】

     

    呓语

    听着光亮的《约定》,心底突然有点难过。
    某些约定,是为了遗忘而存在的,有一些人会记得,有些人会一笑而过。岁月过逝,谁对谁错早已经显得不重要,颓废的时候,一杯红酒,一首轻歌,寂寞便如风般缥缈,如纱般拂面。
    只是某些约定和承诺,却让某人心心挂念了好几年。曾经看着《悲伤逆流成河》泪流不止。隔着玻璃的两个人,听不见声音,看不见周围的景物,满满的世界,满满的全是那一句:对不起。
    闭上眼,是什么刺透眼睑,感觉到了,一丝的光,却没有温度,没有气息。有点冷,翻身扯来床上的娃娃,把脸埋下去。据说明天有台风,晚上便早早的把窗户拉上,从头到尾,没有望一眼。没有星星的夜晚,带着凉风,心冷的时候是不宜观看的。
    依稀记得,以前的我很喜欢抬头望阳光,喜欢看着阳光透过窗户,散在地上。空气中那道很明显的阳光的痕迹,伸出手去,想要截下一段来,徒劳,却开心无比。涂过指甲油的指甲折射出贝壳般的光芒,我幻想着白云上住着无数的亡魂,他们乘风飞翔,他们自由快乐。
    依稀记得,更早些的时候,五年计划的毛蟹哥哥,心地超级好的海燕姐姐,送过我蜥蜴的晓夏,年轻态的艳芬阿姨,老是把我当福利卖掉的王阿姨。


    每每去过的地方,都留有某些约定,断肠处,人在天涯,离人远去,再未相见。

     

    哀思

    生活继续,带着无奈的悲伤,带着幸福的泪光,一路向前。
    路上开满的鲜花,路上迷人的风景。
    继续,继续着无言的痛,
    并快乐着。
    反复推敲中,仔细且感性,如清晨微风,如浩瀚孤星。
    闭起眼,微微的流泪,顺脸而下的,是离人的悲伤。
    滴落,滴落一世风尘,
    泪渐风干。

     

    午后呢喃

    中午下了一场雨,很小很小的那种。
    我仰起头,看见雨像雪花一样飘落下来,带着丝丝的凉意,落在我的脸上。
    想起来,那时的心,也是像现在这般。
    丝丝的嵌入凉意,直到冰冷。
    一滴雨,落在我的眼里,与我的眼泪混为一体。
    是你的眼泪么?你是在哭么?
    飘飘洒洒的雨,如在空中舞蹈一般,轻扬,打圈,落在地上。
    我低下头,
    连你也在笑我的痴傻么?
    伸出手,看见那一颗颗晶莹的珠子栖息在我的手背上。
    如果,它曾经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那么,请允许我接起它柔弱的身躯。
    等到繁花落尽,萧瑟寒风吹过,
    我将一起随风去,随烟灭,幸福随走,何不悲哀也随走。
    但留一躯壳,活在人世间。

     

    烟,是一种心情

    来的时候,树上挂满了风。
    叶子瑟瑟得落下来,飘满整个天。
    于是,就在那一刹那。
    沦陷了整个城市,
    不再复醒。
    春天的开始,结束在之后的春天。
    风起云涌时,
    在的还在,该走了也走了。
    该吗?
    我不知道。
    那个美丽的城市,
    幻想中美丽的城市,
    终归还是破灭了。
    以为是坚固如碉堡的,
    结果却如一座偷工减料的墙,
    看上去牢固如坦克,
    却经不起小小的一击,
    在淡淡的烟里,轰然倒下。
    有时候,
    烟,
    也是一种心情。
    半天,
    却等于一个世纪。

     

     

    一声叹息

    你从我的面前走过,
    淡淡的香水味,
    快乐的步伐。

    淹入人群,
    如石沉大海。
    只听,
    噗通一声,
    我,
    就这样失去你。
    空留着,
    我在台阶上叹息。

     

    渐行,渐远

    听着破碎的声音,脆脆的,难过的心,闷闷的。到底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残酷,到底人们是怎么样的残忍,是人生的不可误解,还是尘世的不可发掘。难过的时候,到了极点,便开始心如止水。叹一口气,静静地。生气的时候,到极点,暴怒之后,也是一潭死水,望一眼窗外,静静地。但是生活很少到极点,于是经常流泪,经常发火,经常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状态。偶尔静坐,呼吸之间,神清气爽,但是短暂。早上醒来,听百家讲坛,听高谈阔论,听世间沧桑,听万物苍穹,听窗外汽车经过,看着天一点一点的亮起来。 ­

    总会有人达不到我的要求,总会有不同的事件发生,总会有委屈的事件经历,我们渐渐的在风中长大,离我们的梦想渐行渐远,曾经心心念念的理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它离我而去,剩下好大一个空洞,填补无止境的难过与伤心。

     

     

     

    【柳已暗,见花明】

     

    写给寂寞

    据说早起的女人是因为害怕寂寞,我不是,据说在深夜会抬头望着漆黑天空的女人很寂寞,那么我是。我是寂寞,但是我不害怕寂寞。寂寞如影相随,日夜陪伴,我习惯。
    有的时候走在路上,会想起两年前让我沉醉的那个乐队,那惊鸿一瞥,那个普通的女孩,那个深邃的眼眸。总能想起大漠孤狼般的苍茫与雄壮与寂寞,寂寞是一种享受,在某些安静的时候,倒一杯红酒,放一首慢歌,回忆娓娓道来,如痴如醉。大漠的宽广,孤单的头狼,便有一种凄美的壮丽,夕阳西下,一轮红日。
    习惯的寂寞。不是因为没有男朋友,不是因为无可奈何,不是因为朋友不多。寂寞是一种随和的态度,一种淡淡的忧愁,如弱柳扶风。寂寞是一种从容的淡定,一种离离的祈望,如漫漫苍穹。寂寞如烟,寂寞如风,寂寞如朝阳,寂寞如沧海。
    寂寞不是逛街一个人,不是吃饭一个人,寂寞是在人群中喧嚣的孤单,是在热闹里孤单的安静,是欢笑中夹着凄凄的酸楚与隐忍。
    寂寞是一种快乐。它的早晨冉冉而起的太阳,它是晶莹剔透的一片雪花,它是童话里公主般的高傲,它是军队里战士般的傲然。它的快乐在于一个人的自由,一个人的随和,一个人的安静,一个人的天地。读书时的梦想是要做一个沙发,和在撒哈拉沙漠里三毛做的一样。满心欢喜的房间里,等着荷西回家,慢慢的坐下去,犹如一个国王。
    寂寞如花,安静的绽放,静静的听,花开的声音。

     

    我的城堡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座美丽的城堡。
    我们生活在那个城堡里面,
    哭,
    或者笑。
    打开城门,让一些人进来。
    打开城门,让一些人出去。
    我们骄傲,
    我们自卑,
    我们有时候去别人那里串门,
    我们有时候躲在城里自哀自怜。
    我们都是一群感性的人儿,
    我们都是痛着,
    并且幸福的。

     

    怀念

    高山上的一棵树,

    巍巍而立,俯视万物生。
    每当清晨,
    和风拂过,细云散来,阳光泄流。
    我抬头仰望,你巍峨的影子。
    躲在你的荫护里,笑对此生。
    每到夜晚,
    雄鹰栖息,飞虫掠过,黑夜袭来。
    我低头细看,你温柔的落叶。
    缩在你的怀抱里,温暖嗜睡。


    我曾经那样的想念,那样的幸福。

     

    再回首

    回头

    满街的人群

    熙熙攘攘

    寻找的

    只是那一袭

    同样寂寥的身影

    只怕是相见不如不见。
    也许不必再回首,
    那袭身影也许在多年前就已经远去。
    浑浊多年的泉水,早已清澈见底。

     

    踏歌而行,回忆美

    听着歌,轻轻的敲打键盘,就是我一天的工作。偶尔,会翻开一些东西来看看,也偶尔,会发一些小呆。
    秋日,我们踏歌而行。我喜欢这句话。
    最近跟他们讨论最多的,还是回忆这个事情。
    我说,当所有铅华洗尽,浮出水面的,是那座早日的岩石。我们坐在岸上,夕阳西下,静静凝视。
    海风严重摧残的岩石,在海浪里沉浮,依然伫立如塔。
    若干年前初遇的痛楚已经褪去,只剩浅笑相望于江湖。
    时间和海风,会吹落我们那些刻骨的疼,环绕的,是暖暖的阳光,是淡淡的思绪。
    当我们,伴坐夕阳,当我们,仰望星辰,
    是不是所有的爱恨情愁,都化成你不经意的微笑?

     

    文学栖息地

    落雨醉芙蓉,谢花一枯荣。梦飞残照里,何处炊烟浓?
    这是迪奥的诗作,呵呵。反正他已经不是首发了,再给我贴一下先。
    喜欢这首诗的意境,于是我在水边忆起一些事情,跟迪奥说,轻起轻落中,异常渴望享受一次醉生梦死的感觉。
    呵呵,就着酒的问题,我们居然还在帖子里面聊起来。
    想象一个男子,与一只流浪狗的邂逅,想象一个男子,饶有兴致的在半夜看着月光下,一只小老鼠,拿电话线荡秋千。记得第一次注意迪奥,还是因为他与小动物的结缘,因为从天涯上看到一位铁血男儿在寒冷里,抱起一只出壳不久的天鹅瑟瑟的塞进怀里取暖,感觉异常温馨,于是对这个看老鼠荡秋千的男人也超常佩服。
    我们认识并不久,更多的时候,讨论的是文学,诗作,和音乐。更多的时候,在他写的文章后面慢慢跟帖,讨论。我想我是习惯了,在那个文学版块,发一些豆腐块似的文章,在那个文学的板块,细细品味痴男怨女的种种心事。
    仿佛是找了一块与世隔绝的地方,坐一席地,带一腔热情,浅浅微笑,浅浅言谈。文学里,悲戚抑或是幸福,总会被无限放大。看着小邓版主叔叔快乐期许的诗作,看着迪奥梦幻般的文章,看着cai异常颓废的呓语。大家似乎都是这样,进来,带一种心情,出去,依然那样活着。似乎,都是过来逃避一些事情的,似乎,都是过来找一些寄托的,似乎,都是过来寻求安全的。

     

    回忆之城

    那座硝烟中屹立的残墟,
    在烟尘的堕落中清晰。
    阳光散落下来,
    折射出金色的光辉。
    回忆之城,
    便是新的名字。
    偶尔,
    真的只是偶尔而已。
    站在新城的墙头,
    望向那座久未踏进的回忆。
    脸上,
    带着淡定的微笑。

     

    生,几许

    清冷的天空,留不下痕迹的哀伤。
    嘶鸣,只为了那一刻的宣泄。
    苦等几载,困扰几载。
    从悬崖下跳下的那刻开始,
    只为等你,
    一世轮回。

    推开精致的白窗,微笑。
    镜面折射今生年华。
    流水易逝,浮云淡走。

    高头大马,清风拂面。
    香艳红裙,脂黛薄粉。
    青苔不为繁华生,红花亦非悄然谢。

    雪落,冰洁。
    鬓发白。
    明月夜,
    白烛泪,
    此生无憾。

     

    旅行奢想

    又给日历打了一个勾,年华已逝。
    回暖的天气似乎要过去了,风起,云落,据说有雨。
    窗外摇晃的树已经不能带给我任何感觉,我向往着那深邃冰蓝的大海。
    回忆起几年前蜷缩在火车上的情景。
    年轻真好,可以无忧无虑的旅行。坐在火车的窗口边上,默默地看着所有的事物飞逝,仿佛看见了浓缩的年华。
    想起某年一个人站在苏州的街头看着那个乐队主唱的震撼。想起他微微扬起嘴巴对着我微笑,想起那个键盘手女孩的从容平静。想起和某人一起在深夜坐在那座漂亮的大桥上谈心,想起我踩在街道边的石头上跟谁谁发信息。
    想起某年站在泰山底下仰望,想起从山东游玩回来坐火车的遇见。我想我那时候的微笑一定是无虑的,我想我那时候一定是纯真的。
    匆匆路过,将要踏上23岁的旅途。近几年的心沉稳了一些。好好积累一些经验,好好沉淀一些思想,好好打拼一块天地。
    走向,一个我所想要的生活,走向,一个我所向往的从容平淡。

     

    一曲《 Oh my love

    今天跟迪奥聊天,让他给我推荐一首歌。

    仿佛在倾诉着什么,淡淡的,似乎对面坐着一位知己。
    仿佛在说:
    哦,y,今年的冬天好冷,冷到我想冬眠。闭上眼,可以什么都不想,闭上眼,可以等待那位吻醒我的男子。闭起眼,什么困扰都可以在睡眠里面苏醒。一觉醒来,我是幸福的,我是快乐的。
    哦,y,我终归还是长大了,不再有人叫我丫头,不再微笑甜美如幼童。手机每天扔在房间的某个角落,不会再担心某人的电话会在我不经意间响起,不会再一遍遍地翻看短信记录。开始淡淡然然地跟比我年长一些的人聊天,开始默默的做着一些我想做的事情。抬头微笑,安然怆然。
    哦,y,冷风吹过的水边,依然刺骨。我吸着鼻子,不再微笑。知道回身已经不会再有衣服等着我,知道风吹过,风透过,带走的,是我流年般的眷恋。贪恋的,只是一个寂寞女人想要奢望的温暖怀抱,然而贪恋,却要不起。
    哦,y,想起你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在哭啊?心里莫名得痛起来。要经过怎样的岁月轮回,要经过怎样的沧桑变化,我才可以忘记我们曾经许下的诺言,忘记你拉我到身后的细细感动。我要怎样等待,等待一个会像你这样了解我的男子,我要怎么期盼,期盼一个像你这样安慰我的人儿。
    哦,y,那个我所心疼的人儿,依然漂浮着。y啊,我知道这是我的不对,不该把这样的事情放到我们中间来,对我造成影响。但是你失去信心的理由又是什么?
    哦,y,某人结婚了,某人生娃了。我知道是你们在对我封锁消息。可我还是知道了,封不住的是不是?我们有共同的朋友,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我宁愿你早些告诉我,在我们分开不久的时候。你初当人父的感动,我已经不是你分享的对象了,这让我难过。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一家三人经过我的家门口,我站在门口浅然微笑。我可以的,我可以不流泪,为你们祝福。
    哦,y,哥哥以前告诉过我:庆幸在这样早的时候看清楚某些事情,你没有陷得更深。我默默地注视着某篇日志,掩面而泣,我是不是该恨你。你应该知道的,我最恨背叛,可你还是做了我最痛恨的人。
    哦,y,有人讲解了一个故事,故事里面的人好像我和你。故事中的你是不耻的,故事中的你让我鄙视。我曾经在某个时段也这么想过你,可是摇摇头否认了。我宁愿在心里放上一个玻璃柜子,把你最好的那一面呈现在阳光下。如果时光经过,如果日月腐蚀,你碎了,消失了,只留下那一个印子,很浅很浅的,我想我会释然。
    哦,y,我已经不再会一味的追求事情的对错。有些时候,对错并不重要,我只求我心无愧,我只求我心安然。
    哦,y,我喜欢上了淡淡地微笑,就像对着失散多年的友人,亦须一笑,时光倒转,亲密无间。我想我可以,在某年跟你偶遇,我想我可以,给你一个淡淡地微笑,就像对着失散多年我的友人。

     

       谨以此献给我无处安放的青春些升月沉、无

     

    栅格里面的记忆

    突然忆起,那些漂浮在云上的亡灵,和那些无家可归的忧伤。

    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我的盒子里还有最后一枝烟,我拿着它,放回去。记忆排山倒海而来,pingzi是第一个说我眼神忧郁的人,我十分意外。我以为我天天嘻嘻哈哈就可以把忧伤深深得埋起来,可还是让你发现了。我在想:pingzi,我是不是应该忘记你了。忘记我们曾经被如此背叛,忘记我们一起的那些夜晚,忘记那个宾馆,忘记那个超市,忘记你送我的那只狗,忘记王老吉,忘记黑珍珠,忘记奶茶,忘记你给我打的那些电话,忘记我第一次敲开你的房门,笑盈盈的对你说:老姐,晚上都有些啥消遣?忘记你在茶楼里对我说:妹子,我很平静,平静如水,如一潭死水。忘记你笑着问我:要来根烟吗?然后再忘记那一地的碎玻璃和你满手的鲜血。 ­

    我们分开好久了,好久好久,久的我想想都觉得好累。往事历历在目的感觉很不好,于是我打算抽掉我的最后一枝烟,然后戒掉,纪念你,然后,再忘记你。 ­

    辗转碌碌尘世间,坐看风起云涌,一转眼,好像时间过去好久了。 ­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习惯了平淡如水的生活。眼窗外,夜夜笙歌,纸醉金迷,貌如过眼烟云,转瞬即忘。 ­

    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吗?细细回想,那夜晚的丝丝凉风,却又那么真实的吹在脸上,带着甜甜的腥味。

    属于我和你的回忆

    冷,刺入肌肤,直达骨骼,我很不争气,哆嗦了。
    好冷的天气,脑子仿佛也僵掉罢工。
    懒散了大半天,选好一家店却迟迟不写描述。
    给自己找个理由是太冷了。
    手指僵硬,端详了半天,好像肿了,又好像没肿。

    突然想起某年。
    结冰,下雪。再冷,再寒,心却依然温暖的冬天。
    想起某年涂指甲油时候的认真,想起在床的一角蜷缩着打电话。
    明明没在被窝里面,却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好暖和的床啊。
    想起站在街头的迷茫,想起坐在车站里面看人群的心情。
    握着手机耷拉着头问短信那端的人去哪里比较好。

    辗转N个车站,疲惫。
    熟悉的杭州汽车东站,依然热闹。我握着买到的车票,看着熙攘的人群。
    转身,买2两最爱的大娘水饺。打包。
    握在手里,似乎安心了些。
    温热的盒子,握在手里,暖暖陪伴杭州到天台。

    夜,华灯初上。
    熟悉的身影晃过来。
    舒了一口气。
    水饺最终还是没有吃,落在某位姐姐级人物的茶楼里。
    宾馆接到的电话,我才想起那盒被我遗漏的,曾经的温暖。

    我总是能轻易的回忆起某些,模糊一些事情,清晰一些事情。
    也许是这几年的日子过于平淡,
    只好在无数个深夜回想那些澎湃的日子。
    那些,我们的,日子。

     

     

    相离相见

    很久以前,和毛蟹哥哥谈起理想,听他讲五年计划。现在一年一年的过去了,五年计划不紧不慢,却也没偏离航道,扬帆而行。我呢,梦想在现实里渐渐支离破碎,无意闯进我生活的那个人打乱我的节奏消失了,后来生大病了,父母失言了,对生活没信心了。以前天天和毛蟹哥哥一起嘻哈,一起打趣,催他找另一半。现在他在杭州找到了,虽然我有什么不懂事情还是会想起来要打电话他,他也依然耐心帮我解答,在我内心迷茫的时候,依然真心给我解惑,依然听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调侃,但是我总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了。

     

    不只是他,所有以前和我一起的人,男的还是女的,找到另一半之后,都各自浪迹在天涯了。

    也许,在人生的路上,我们注定只能陪对方走一段,也许,这是生活的另一种残酷。

     

     

    水依然

    我还是那样,依然爱看动画片;依然在办公室里养点花,里面放点Vc;依然听天籁般的音乐;依然偶尔去永和大王喝养生鸭腿汤;依然会去新华书店买名著小说,偶尔也看新概念;依然坐在车上会发呆;依然在晚上的时候躲在被窝里悄悄哭泣;依然会说粗话;依然该喝酒喝酒该吃肉吃肉;依然在生病的时候当自己是铁打的;依然对生活不抱信心;依然没出息;依然喜欢很慢很慢吃饭很慢很慢走路,依然想养只宠物并取个名字叫小四;依然经常买读者再一口气看完;依然找老哥撒娇;依然说生气就生气,有人哄就马上嘻嘻的笑;依然偶尔背背李清照的词;依然不想找男朋友;依然固执如牛;依然想要一个人去远行…… ­

     

    堕落天堂

    在很多个时候,遭受打击,落到地狱里,望着头上那仅存的微弱余光,自嘲说:再差也不过如此了吧。于是精神抖擞,重整旗鼓,蓄势待发。但是我忘记了地狱是有十八层的,一步一步往下跌,直到什么希望也没有,直到无暇顾及天上是否还有那曾经明亮的光,直到失去希望。 ­

    最近看了一个电视,叫《我们生活的年代》,我喜欢而又十分讨厌看这种片子,喜欢是因为能让我忆起曾经美好的理想,讨厌是因为看完了我就会更撕心裂肺得记得梦想破裂的痛楚。一直以来,看到这种片子我总能想起那个让我刻骨铭心的MV,我们穿插着爱情的纯真友谊,我们干干净净的微笑,我们两肋插刀的义气,我们滚烫而又无奈的泪水,我们鸦雀无声的结局。我一次又一次的握起ZIPPO,一次又一次的点火,看着跳跃的火焰,感受着冰冷的温度,告诉自己说:

    我一直都记得。我很想我们一直在一起,一直纯真,但是我们都长大了,我们都分开了,我们都各自寻找理想去了。 ­

    我们,不再在一起了。­

    ­

     

     

    历程使然

    看《士兵突击》的时候,看着木木在23岁的时候杀了人,他说:23岁,23岁我失去了天真,经历了死亡再也没有天真。

    每次看到这句话总会让我心疼,在经历了某些事情之后我们都会痛苦的长大,失去某些纯真的东西,包括天真。我们安安静静的微笑,我们如阳光般的笑脸,总会在残酷的现实里渐渐搀进我们的无可奈何,我们的迫不得已,和我们对不起。

    《士兵突击》看了好多遍,我们发誓,我们要有意义的活着,于是我们说,我们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心。但是真的做的到吗?我们捐衣物,我们做点力所能及的好事,我们天天起床大笑三声对自己说心情不错。我们是不是就是有意义的活着,那为什么我们会不可抑止的吵架,为什么我们会悄悄哭泣,为什么我们会不开心?人在社会里生活变化好快,一会儿开心一会儿难过,一会儿说爱,一会儿就又分手了。

    我们马不停蹄的往前赶,轰轰烈烈的跑向远方,奔向我们未知的未来,美丽的梦境。

    木木的结局不错,于是我们抬起头,我们看着天,我们祈祷,我们会好的。 

     

    平淡

    某人说,平淡就是一个蛋,打碎了,也就不平淡了。

    我浅浅的笑。

    我打碎了一个蛋,名字叫平淡。

     

    几年前我灰溜溜的蜷缩起来做了个好乖巧的女孩儿。

    安然淡然。

    平静的上班,平静的努力工作,平静的生活,浅浅的微笑。

    坐车的时候,望着窗外飞逝的时光,悄悄擦掉眼角的泪。计算报表的时候,不经意的拭去滴在纸上的水。

    开开心心的跟我家迎迎在马路上散步,平平静静的跟阿公在楼下讲白搭。

     

    骨子里,到底是不是喜欢平淡呢。

    夜晚,凉如水,望着窗外的星空漫漫,百思不得其解。

     

    想要做出点什么,总是提不起劲来,

    身后空空荡荡,没有安全感,没有动力。

     

    很想,像迪奥那样能几天几个星期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像我在公司工作时候那样,似火车般有冲劲。

    阑珊,阑珊。

    对自己,很不满意,非常不满意。

     

    平淡很懒散,平淡很阑珊。

    我要打碎一个蛋,名字叫平淡。

  • 上一篇: 亲情故事——父爱如丝
  • 下一篇: 没有了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南宗祖庭桐柏宫   露营.涉水.烧烤   台州911导航 台州火车站 后司街   海坑度假村
    明阳养老院   天台新闻网   临海网   杨帆房产 评店网 三门都市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版权所有:台州市奇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00286号 林警官在线 流莹文学社 宁协中学校友会
      电话:0576-83881002 13967601978 地址:天台乾元名邸二单元804室 E-mail:168@tt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