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信息  |  走进天台   |  天台山旅游网  |  天台商家联盟 |  天台人才网  |  天台房产网 |  二手市场 |  天台商业网  |  天台借贷网

 论  坛 | 天台越剧网 | 爱心家园 | 天台网址 | 摄影图片网 | 图片 | 电子邮局 | 同学录 | 家教 | 淘宝店 | 汽车 | 交友中心 | 户外运动

 天台博客 | 天台地图 | 天台山文化 | 天台美食 | 消费者 | 天台山景区 | 旅游预订 | 贴贴墙 | 许愿墙 | 分类信息 | 网站制作 | 广告报价
天台之窗QQ群:论坛版主群1707486 爱心家园6997371 摄影版63604026  论坛坛友10059162  天台戏迷俱乐部40857411 交友中心13319107 驴友俱乐部36283173
首页|走进天台|天台信息|天台山旅游|天台图片|天台之窗论坛|天台人才网|天台房产网|天台商业网
  天气预报: “维护权益、伸张正义,诚信为本、服务至上。”天台顾...  [2010-01-31 14:32:00]  
文档 图片
最新调查
  • 没有任何调查
  • 频道统计
    九年
    九年
     更新时间:2009-2-2 22:19:59  点击数:
    【字体: 字体颜色

        那一年,其实很失意。
        高三的第一学期还没结束,很多成绩差的同学,都被劝退。而我,看看不会有所起色的成绩,想想即使上大学,也将是高昂的学费和不入流的学校,就收拾书本,回家等毕业证。
        曾经,有过很多的理想,都因着大学梦的破灭,而渐次破灭。前途未知,一切都很心灰意冷。有过留恋的东西,文学社、互传的纸条、一些朦胧的抑或开始后无法结束的感情,也随着那年冬天的到来,被封印。
        这样也好。

        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这一切,就进了舅的打字店。一种从未试想过的生活。用586的电脑在DOS系统下熟悉键盘,练习字根,枯燥乏味;老板娘时而亲切,时而苛刻,让人捉摸不定;姑娘们有着自己的话题,总也搭不上话;同龄的小姑娘又暗自较劲,看谁进步得更快。对现状和未来,愈发困惑。
        那天,店里不忙,舅一进店里,照常进了最里间的办公室。店里年纪稍长的姑娘马上示意我们不要出声,并手脚麻利地在电脑上操作着,带着疑惑,我们凑过去看了一眼。后来知道那是一个聊天室,济公聊天室。但这对于我们这群刚接触电脑的人来说,可以跟不知名的人用键盘聊天,简直就是太神奇了。

        现在回想当时的情形,感觉自己很傻,可谁又不是?舅不在而店里人又少的时候,我常常偷偷打开IE,但总是无法链接,总是想不通,却总侥幸地去试,等过了很久才知道这是个局域网,舅不在,聊天室也不会在了。
        印象中,那就是上网了。上网就是聊天室,就是济公聊天室。曾带着同学去原劳动路电信局的网吧去体验过,四块二一小时的网费,还没等我找到济公聊天室,一小时就过去了。心里想着,这济公聊天室,今天是不是不开业?我带着同学灰溜溜地离开网吧,临了用嫉妒加艳羡的眼神看了一眼网管“欧阳”,那个时候,在我眼里,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时候的济公聊天室,刷新速度是3秒/次,也就是说,运气好的话,你敲上一句话隔个一二三秒就能出现在屏幕上,运气不好,连发好几句,都让系统给“吃”了。感觉就像是俩人说话隔个山头,你是这边喊话,我不能马上听见,回音太重,还把前面那句给盖了。所幸,聊天室人也不多,白天一二个,晚上能有上四五个就算太热闹了,尤其要是进去一像我这样敲字还有点速度(毕竟是练过速度)性别还是女的,那情形……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上网生涯,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上网的概念都局限于济聊,甚至于有次看到“飘石”管人家姑娘要OICQ,我还骂他不会英文还瞎卖弄。

        其实本质上,我还算是个性格内向又慢热的人,很多时候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期待艳遇,但又不喜欢认识陌生人。在那个网费既贵网速又慢,家庭用户都是用猫拨号的年景,我把自己仅有的不多的零用钱,全额无私奉献给了中国电信。因为网络给了我展示自己的机会,我从未觉得自己是美丽、自信的,但我知道,在网络上,我是容光焕发的。
        很多时候,回想当年,不知道那样的状态是对是错,但以我,在那样一个失意的状况下,我想,至少我找到了令自己解脱的方法。我感谢那些在我受伤时抚慰过我心灵的人,不管是否曾经发自内心,但很多坎都是这样迈过去。

        2000年5月,舅的公司开业,天台之窗也从舅的个人主页正式成为一个多元化的营利性网站。我随舅去了新的公司。
        2000年的天台,较之过去一年,最大的变化就是网吧迅速增多。2000年以前,我满大街地寻找,所知的除电信局那家以外,也仅有体育场门口和环城东路那两家。2000年,大地网吧的开业,极大地冲击了天台的整个网吧事业。还未正式开张的时候,我和朋友进去转过,全都是崭新的17寸显示器,一溜排开,整套粉刷一新的商品房除了卫生间,都摆满了电脑,那叫一个气派。当然,最气派的是,大地网吧仅收三元一小时。
        虽然舅的公司可以上网,但网吧着实陪伴了我很长一段时间。网吧里到处弥漫的劣质烟、劣质香水,总要使劲敲才会有反应的劣质键盘,甚至是劣质的生活质量,我对一切习以为常,并归入我生活的一部分,这是网络带来的,也是我带给自己的。
        因着济聊,我认识了很多网友,毕竟是个小县城。我很怀念那个时候的济聊,没多少人,但都彼此熟悉,亲切有如一家人。有时无意中在现实中认识了,也会跟网络上的感觉相差无几。
        昨天跟同学聊天,提起了onlyyou,那是我们都极其喜欢的一名女子。在济聊的刷新速度还是3秒/次的时候,她就已经是我们的老大了。我知道这《九年》我最终要写成回忆录那么糟糕,我也知道这九年因着天台之窗我要怀念和感谢很多人,但onlyyou始终是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兴许是她睿智、豁达、成熟、理智,是那个年龄的我们心目中不可取代的典范,但也许只是因为她像家人那样亲切,值得信赖。Onlyyou其实也是济聊网恋的见证者,她的老公威尼斯商人就是当年在济聊认识的。

        2000年的时候,除了聊天,已经逐渐开始关注网络上别的事物,那个时候,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红遍大江南北,我还记得飘石就常拿这本书当作礼物送给朋友。网络文学在网络上盛行起来。舅的公司成立以后,天台之窗也终于有了第一个BBS。那时是挂在西陆的一个免费BBS,济聊的版本也因此换成西陆的免费聊天室,速度快很多,只是注册比较麻烦,因为西陆有很多分论坛和聊天室,用户名太多,往往很费劲地想好一个网名,基本上就会被系统提示已注册,所以济聊的网名都会有一个特色,就是前面加“tt”。

        有了BBS,网友之间的关系就更加亲密了,那时经常会在BBS上玩网名串烧,我也尝试着写过一些,纯粹是为了好玩,娱乐大众。混熟了之后,网友们也开始扎堆,印象最深的,就是其中的一群游戏发烧友,估计还是穿着开档裤在桥亭坑玩游戏开始,后来桥亭坑游戏室的老板娘跟人合伙在新华书店附近开了一家智平网吧,那一群游戏发烧友又转战智平激战CS,这当然是后来的事了。

        01年以后,济聊和论坛开始真正热闹起来。那几年应该算是聊天室的鼎盛时期,有时候去网吧,除去玩游戏的,基本上总能看到几个是上济聊的,一不留神还能偶遇你聊过许久一直无缘见面的。济聊的网友曾在01年的时候成立过一个[丐帮,[丐帮有四大长老,分别使用县城最负盛名的疯子的名字,比如“黄远轩”。我记得该帮派还有帮规,入帮需要人引荐,领导层们还要时常开帮会,有幸跟当时拜过把子的[丐帮四少(其实算上小范同学的话应该可以算五少了)较熟,参加过几次帮会,记忆犹新。丐帮的几位长老级人物还首创用天台话网上聊天,后来红极一时的昨夜拍死蚊子的天台话短信,就出自他们。
        01年还跟网友一起渡过了我的20岁生日,那是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一次生日。因为我知道在我平凡无奇的青葱岁月里,至少还有那么多人曾经关注着我,并为我过生日,至今仍很感动。
        01年的八月,终于有了新的论坛,并设了分论坛。其实05年的时候,天台之窗主页还有原先所有使用过的论坛的链接,也还有使用过的几个不同版本的济聊,我都进去看过。还记得一部分用户名和密码,认认真真地去怀旧了一把。
        近几天和同事一起又翻出《大话西游》温习了一遍,好的片子可以多看几遍,我看了无数次《大话西游》,始终没有厌烦。其实人生也该如此,快乐的时光可以多回忆几遍,至少没有负担。我想,那几年我应该是快乐的,以至于记忆如此清晰。因为拥有很多朋友。心事干净,没有欲念。

        上网这么久,自然玩过文字游戏,跟不同年龄、不同职业、有钱的、没钱的,男人。他们都已面目模糊。大家都是彼此匆匆过场的过客,又何必计较当年那一句句你来我往的甜言蜜语是否伤害过自己。今年六月的时候,我去参加同学父亲的葬礼,03年我离开舅的公司后,曾在那位同学的公司工作过。那位同学得知我家小胖墩不是天台人之后,有种情理之中的表情,我知道他必定以为胖墩是我的网友。我也曾经以为,我的人生应该极富戏剧性。事实上我和胖墩的相识却是一种最俗气的方式——相亲。九年前我对生活充满恐惧,没有信心,对婚姻不敢想像,质疑一切爱情;九年后我和胖墩结婚两年,有了一个一周岁多的儿子,生活安逸。


    (不断更新中……)

        01年的时候,我曾尝试着写长篇,写了一万多字,最终放弃。很多事情,不是亲身经历,就不会太深刻,而很多事情,即使亲身经历,太过反复就会味如嚼蜡。我终于能体会报社的何灵鸿说我文字功底不够深厚,可能,也许,我上过的仅有的那几年学,只能让我的长篇写到万字,无法再突破。很多时候,写字都是件矫情的事,那几年,我很矫情,我矫情得理直气壮,因为我还年轻,我很高兴别人看完帖子讶异地问我:你是82年生的?虚岁也才20呢?这就是虚荣,这就是年轻,连虚荣都很年轻。
        有一段时间,心态变得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网有几个年头,还是因为之前不曾拥有过一段完整的感情,总是见不得别人好。我质疑彼此相爱而进入婚姻殿堂的爱人们,因为质疑爱情。我知道我很年轻,但我需要一段真诚的感情,却总也抓不住。一方面,我喜欢成熟的男人,另一方面,我和已婚男人聊天企图证明男人一有合适的机会就会出轨,哪怕只是精神出轨。我做到一些,有时同时会有好几个人天天候在网上等我,极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但我知道,我离真诚越来越远。

        02年的时候,天台之窗做过一个江湖。吸引了聊天室小部分人,因为打打杀杀太多,小号进去,常常还没来得及发言就枉死,大部分人仍然选择聊天室。我坚持了一阵子,企图在江湖里做个置身江湖之外的隐士,最终敌不过孤独回到聊天室。
        02年的论坛,其实也很热闹。有位矫情的论坛活跃分子,当然是位女的,在论坛矫情了一阵子之后,突然在网络上留下几个貌似遗书的帖子之后,就人间蒸发了。一时间,论坛上炸开了锅,又有知情者爆料,称该女网友数日前就暗示自己得了白血病,顿时论坛内哀声遍野,有她的仰慕者打电话去了她的家里,家人也含糊其辞,众人皆叹息,说是红颜薄命。伤感了几天之后,就又有人提议要在网络上开个追悼会。我对这位矫情的女网友,向来心存质疑,于是忍不住以斑竹的身份说了几句质疑的话,嘿,惨遭拍砖。没过多久,聊天室和论坛又出现一位活跃的女网友,四处跟人打听“香消玉殒”的那位,语言风格和标点用法跟那位“死者”丝毫不差,我当众揭发了她。真相大白,我才确定论坛上那些所谓的知情者其实也是她自己。我不知道她的出发点是什么,姑且相信她是善意的,不过是想知道自己的离开能造成多大的影响,而或者这根本就只是一场闹剧,她是导演,我们都是最真实的观众。之所以对这件事记忆深刻,也是因为当初自己被人冤枉说是没有人性,一直耿耿于怀。网络其实很假,但当你有一天把网络当真了的时候,他比哪里都真实。

        在我还算年轻的那几年,有过很多那个年龄该有的思维。常常以为年轻可以犯错,并对自己宽容。经历过一些,又认为自己一夜老去。我有年轻的皮肤,却宁愿让我的心整天哀伤呻吟。我和当年的萍儿一起夜夜游走在午夜的大街,午夜的网吧,午夜的烧烤摊,午夜的大排档,午夜的啤酒,午夜的再多新鲜空气也化不开的浓郁的烟草味。现在偶尔夜归,看见街上三五张稚嫩的面孔,声音喧哗,步履张扬,初时总是甚感担忧,但当时光倒流,我总能在他们脸上看见自己熟悉的影子,心情复杂。
        我将最美好的那几年时光奉献给了网络,在我舅的公司三年,除了只会聊天还是聊天,偶尔写几个字,连投稿都嫌麻烦,一无所学。唯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一群兄弟姐妹般的网友,虽然现在已经少有联系,但在这样的夜里,我仍然想念他们。

        03年,在我父母的反对中,我毅然离开了舅的公司,跟同学一起去了宁波。
    还在学校的时候,我曾设想过我的未来,我希望成为一位书法家,也许是一名播音员,也可能会是一名记者,再现实些就是一位老师。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努力,我一直想,如果我是个勤奋的人,基于我的基础,也许我的理想离我并不遥远,想了很多年,却仍然只是空想。离开学校那一年,我尝试着去找工作,也许是超市营业员,这算是轻松些的,也许是车间里的女工,当然最好是不用上夜班的那种。到最后是进了舅的店里,那个时候公司还没成立,我还只是即将成为一名打字员。
        我最终什么也不是。不,也许还能算得上是一只网虫。
        我的同学徐X,那年还在上大学,但他是个有理想的人,并勇于实践,他要在宁波开一家电脑公司,找来了几个合伙人,就缺个技术员,于是,就想到了我。
        他用种种借口说服什么技术也没有的我去当技术员,我两手空空头脑发热就答应了他。时间紧迫,我第二天心怀忐忑地向舅辞职,第三天就整理行囊离开天台。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天台独立生活。也是我第一次去宁波。我暂别了我的网络生涯。我曾试想过我像吸毒的人一样狠狠地想念我的网络,并坐卧难安。但很意外,一切都很平静,就像我从未接触过网络一样。我想,可能,我长大了。


        宁波是个美丽的城市,市中心到处都很新。我们住的地方就在市中心,每天穿过天一广场去上班的地方。我听过一段乐子:有外地人初到宁波乘出租车,要求司机带自己去宁波最好玩的地方,出租车司机将车子开到了天一广场;外地人第二次到宁波,请出租车司机带自己去宁波最有特色的地方,结果车子又开到了天一广场。那一年,天一广场刚建成,广场上有音乐喷泉和别处并不多见的水幕电影。已是入秋的天气,每次下班回去,路过天一广场,天色已暗,音乐喷泉总会适时响起,引得路人驻足。音乐响得最彻底的时候,总有情侣在喷泉下相拥。那种时刻,感觉很落寞。太需要一段感情,以致脑中空空如也,记不起任何人的脸。
        在宁波的那段时间,生活很纯粹。同住的是四位男生,就是徐X和合伙的那几人,后来范同学也跟去,才让我感觉不那么地势单力薄。租住的地方连电视也没有,下班回去吃过饭后就没事做,只好逛街。小区边就是新街,周边不少理发店,新街口总有几个鬼鬼祟祟的男子,见人来就低声问要不要西服,弄得跟地下党接头对暗号似的。宁波的路边小吃不多,我在宁波呆了半年,并不很熟悉这座城市,但因为自己喜欢吃烧烤,看到在天台随处可见菜品繁多的烧烤摊,在宁波,就只剩鱿鱼和哩叽肉,着实很遗憾。逛新街,逛天一广场,逛乐购。后来,搬了新地方,边上刚好是夜市,又逛夜市。好像在宁波的生活就是这样。等到了后来,才开始到网吧上网,那里的网吧是要零点断网的,也总是不尽兴。(081111)

        刚去的时候只有我一个女的,我独占一个房间,徐他们四个挤一个房间。去的第一天,正飘着小雨,我将东西整理好,看着窗外淅沥的雨,万分落寞,我想念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天台。
        其实一开始让我过去就是想让我当技术员的,但我什么也不会,加上胆子又小,只好给他们做做饭,也尽量学着做事。也幸好还有些基础,跟了几天,就开始简单地给人配机装机了。那时候心里没谱,一到店里有人来咨询或是检修机子,就紧张,也幸好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大不了就重装系统,也算勉强混过去。
        这种紧张和不适很快被一种简单的快乐给替代。同住的几个人认真又搞怪,平时也少有争吵,大家都很照顾我,做的饭菜再难吃也总会一抢而光。气氛融洽。我现在也还能常常想起我们几个人在宁波夜市的大街上扛着扫把和马桶吸,嗑着爪子,招摇过市。四个创业初期的大男生过着节俭又满足的生活,往往是几块钱的零食也能让彼此“争抢”好久。夜间没有娱乐,就从公司拿些机子的主要配件搬个旧显示器,再从夜市买些劣质VCD,便能打发好些时候。

        在宁波,呆了半年。我是个恋家的人,在外面呆得越久,越是想家。某个清晨,我躺在被窝里,突然很想家,于是想回家。一开始有了这样的念头,便再也抑制不住,在接下去的每一天都被这个念头疯狂地折磨着,再加上后来工作也不是很顺,于是辞职回家。
        回家的时候,正好是七月,骄阳似火,我在家又闲置了一个月。从来没尝试过自己去找工作,只好满街瞎找,我像是无头苍蝇,没有方向,热辣辣的天,我的心情焦灼也很疲惫。那一个月,感觉像是被世界遗忘,沮丧到极点。最后,我去了中介。因着中介的介绍,去了一家电脑公司,给人当技术员。那家电脑公司,其实是以培训为主,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电脑维护,偶尔也给学员上课。培训的电脑可以上网,我忙里偷闲,也会到网上遛遛。老板见不得我闲着,没事的时候,就指派我干这干那,我穿着白白的裙子不停地将显示器从这里搬到那里,又从那里搬到这里,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还算干净的民工。给学员上课反而是最轻闲的事,之前在舅那里就曾给学员上初级课程,所以,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再加上在宁波呆过半年学的那点东西,还可以给学员加上硬件认知的课程。等到了领工资,手中接过那几张薄薄的纸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民工。愤慨又无奈。只好暗地里继续努力找工作。

        刚好那段时间有一个比较大型的人才交流会,我在现场找到了合适的工作。等过了几天面试完毕被通知上班的时候,我向电脑公司的吝啬老板辞职,老板假惺惺地挽留了几句,可能还舍不得放开我这廉价劳动力,就向我提议想让我做夜间兼职。可以拿双份工资,何乐而不为。
        那是我最辛苦的一个月。上完两个班,到家都十点,常常倒头就睡,好不容易碰上个周日,也要去电脑公司,整个月,一天都没消停过。感觉那个月整个人都灰头土脸,甚至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那个月有没有添过新衣服了。
        实在撑不住。到了月底,就再次向电脑公司的老板辞职。这回,老板没有挽留,还颇为语重心长地教育我“工作上,你还不够认真。”我不顾一切地抛弃了苦心经营的淑女形象,从心里狠狠地骂了他一句“靠”。绝对的肺腑之言。尤其是当辞职后的第二个月我从他手上领到我的兼职薪水(共计197元人民币)的时候。(081124)

       不管怎样,我的兼职生涯总算告一段落。我每天往返于家与单位之间,依然风尘仆仆。那年新城刚建好,上班的地方刚好在新城对面,新城附近依然是未建设好的一派城郊模样,连公交车都不能到达。感觉自己像是从城市回到了城镇,然后再从城镇回到了城郊,唯一不变的,就是骨子里的乡土气息。因为也是那一年,最是膘肥体壮。新工作依然是电脑维护,这家企业已颇具规模,纪律严明,所有规章制度已逐步向大企业靠拢,唯独没有靠拢的是工资。(笑)。我们每人每月的工资都是死的,但老板娘很人性化,企业内部有食堂,午间休息时间较短,当时厂址还算偏僻,一般都会在食堂就餐,就给发餐补。所以除了死工资,每个月的工资卡上还有额外的餐补,按每天8毛算,一个月是24元,不过如果你周末不上班正巧又不值班,那一天的8毛也是没有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总是要谈到钱,没有办法,在钱面前,总是会变得庸俗,何况是我。所幸的是这些人生经历我并不觉得是苦难,相反是趣事,值得回味,适宜饭后谈资。我很欣慰,虽然一直没赚到过钱,但仍然总是这样穷开心。
        在那家企业,我碰上了很多值得怀念的人,包括我的小学同学茅同学(至今仍在闺密之列)。我一想起他们的脸,就觉得很亲切,那是一个完全脱离网络的群体,朴实又快乐。 (081202)在那里最经典的早餐是茶叶蛋和蛋黄派,最经典的零食是咪咪和瓜子。没办法,边上那家小店最能入口的,也就这些东西。
    过了几个月,办公室文员小泮离开公司。办公室主任又说服我转做文员。所有的事情开始变得琐碎。好在,办公室主任比较照顾我,同事间气氛还算融洽,隔三差五地聚餐,感觉时间过得缓慢又温情。
    04年的钟声很快敲响,因着机缘巧合,我进了**局,只好仓促地辞去原来的工作。新工作枯燥乏味,所幸空闲时间较多。其实之后也陆续做过几份兼职,终因各种原因不了了之,彼时我年华正好,休息的时候看见别人享受时光,我却依然被金钱捆绑,感觉束手束脚,最终作罢。于是继续我的网聊事业,且又开始了我的驴行。04年,天台的驴行刚刚起步,但发展迅速稳固,很快就步入轨道,以天台之窗为基地,成立了户外运动俱乐部。我趁着热闹,跟去了几次,还很努力写过一篇游记,至今回味无穷。04年云娜台风也是让人记忆犹新的,8月12日那天正好我值班,电话响至天亮,一夜无眠,那也是我上班至今,最为辛苦的一天。很多人都多少受到影响。
    还是单身。心里反而不急。等到了05年的时候,便有人开始给我安排相亲。都去了,也都没对上眼。4月份的时候,见了小胖墩,彼时的小胖墩纤瘦乖巧,笑容亲切,我们从手机短信聊到网上QQ,又互相请了对方吃了几顿饭,由此开始了我们这段伟大的感情……(此去省略)。
    近段时间我总在努力回忆05年以后的生活片断,想得很多,却无处下笔。我每次只要稍微写得长点,总是无法避免虎头蛇尾。《九年》已经成了我的包袱。事实上,05年以后,我的感情稳定,已经淡出网络,淡出天台之窗。05年之前,我的生活总是跟网络有关,到处都是网络的影子,05年之后,我开始了我的真正的生活,我恋爱、结婚、生子,一气呵成。我很感谢我年轻的时候结识了网络,让我的生活变得不再那么单调。
        成长是一次次的蜕变,需要经历疼痛。有一些记忆并不美好,我刻意避开,因为我现在很好,我希望我的似水流年里只留存美好的东西。记忆的口袋太小,请允许我的九年仅止是这样罢。(081223)

    后记:08年天气还不那么冷的时候,舅说,天台之窗成立十周年了,想做一个电子杂志,也给我派了作业。当时回答得很爽快,觉得不就是篇作文么。算算上天台之窗也有九年了,就立马起了个头,题目就是《九年》。没成想写着写着就跑题了,而且进度又慢,着实惭愧了一把。转眼又要09年了,再不结尾,我恐怕就得改题叫《十年》了。哈哈,“臭脚纱”就此打住吧。很快就要元旦,就祝大家新年快乐吧!
     

  • 上一篇: 让爱延续
  • 下一篇: 村西头静了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南宗祖庭桐柏宫   露营.涉水.烧烤   台州911导航 台州火车站 后司街   海坑度假村
    明阳养老院   天台新闻网   临海网   杨帆房产 评店网 三门都市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版权所有:台州市奇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00286号 林警官在线 流莹文学社 宁协中学校友会
      电话:0576-83881002 13967601978 地址:天台乾元名邸二单元804室 E-mail:168@tt16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