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博客    天台交友中心    天台越剧网    天台网址    天台摄影    爱心家园    在线邮局    天台同学录    天台淘宝店
  天气预报: 当前没有通告!  
文档 图片
最新调查
  • 没有任何调查
  • 频道统计
    想起他的好,他却去了另一个世界
    想起他的好,他却去了另一个世界
     更新时间:2008-8-4 15:48:35  点击数:819
    【字体: 字体颜色
        他是身边第一个离开的亲人.从他去世后我一直带着内疚生活着,因为没能见上他最后一面.没能去送送他.他是第一个对我说:"反正我拔是中意你."的人.也是最后一个.
        在六岁时,爸爸因朋友之托认了他做干儿子,他比我大两岁,叫葛梁伟.从小寒暑假我们都在一起玩,一起长大到他21岁,他是因为车祸离开人世的.他去世的过程我不是很清楚,连家里人也说不全.只知道他是在宁波出的事.那时候我正好在经济日报实习,在科技不是很发达的那会儿,我们都用CALL机,他走的时候家里人联系不上我.以至于我没能去送他最后一程.我所有的愧疚,只能在事后弥补,可是我又能弥补得了什么呢?我去坟头看他,并不能消除我的内疚,也并不能让他看到我来看过他.至今我都愿意相信他走了,我常想,在若干年后,他会突然回来.那场车祸只不过是个错误的巧合,出事的不是他而是别的某个人.
        我因为他对我的表白,让我在出事前的一年多里没有理他,不是避开他,就是对他恶语相向.总之,我要让他打消喜欢我的念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十多年里我一直把他当哥哥看待,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喜欢我,也不可能接受他.因为在我的大脑深处我们就跟亲兄妹一样,而兄妹怎么可能做情侣呢.
        我和姐姐在外地读书的那几年,他常常来看妈妈.逢农忙季节他都会来帮忙,把他皇都的摩托车修理部关掉.妈妈都说他懂事,对长辈也很孝顺.我真的很感激他对我们家里每一个人的好,尤其对我.
        现在回想起来,他留给我的印象少得可怜.我没想到,在这么短短的几年相处后,会失去这个大哥.
        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家里在大岙那里种植了很多桔子树,每年收获的时候,妈妈都会叫上我跟姐姐,还有梁伟哥去摘桔子,我们总是坐在树啊叉上填饱了肚子,才开始采摘.他很喜欢捉弄人,他有个哥哥叫梁峰.我们在摘桔子的时候他总说:"看,凉风来了."而年纪尚小的我,总会以为他哥哥来了,傻傻的爬上树啊叉往路的方向看.然后他就在那里呵呵傻笑.
        上初中的时候,他因为喜欢打游戏,被转学到我们学校--花市中学.我们同一个年级不同班,他在一班,我在二班.他老不爱做作业,每次都是临上课前,跑来借我的作业,然后用修正液,把名字涂改一下.好几次都被英语老师学欢捉到.他没少被骂.
        那时候学校里走读生比较多,学生大多数都是来自整个乡的村里,吃饭都是自己带米来蒸着吃的.每天放学后,学生们都一窝蜂地拥向食堂,我最讨厌挤在人堆里找饭盒.有时候还会被人家翻得盖子都找不到.姐姐还在一起上学的时候,我都是用网袋把自己的饭盒和姐姐的绑在一起.每次都是姐姐帮我拿到教室里来.我吃现成的就行.可是自从姐姐去县里上高中后,找饭盒的任务被梁伟哥抢走了.每天他都帮我把饭盒送到教室里来,我有一万个不乐意.因为那时候的学生都不单纯了,学校里已经有人开始谈恋爱了.而同学并不知道他是我的亲戚,老是会开一些暧昧的玩笑.每次都跟人家解释得火大了为止.他总是傻笑,也不做任何解释.那个傻孩子从初中就开始喜欢我了,我后来才知道.
        初中毕业,他不愿意再读书,跟他姐夫一起学摩托车修理去了.而我考上了杭州一所警校.在读书的三年里,我们很少见面,只有寒暑假或者过年的时候才会碰面.警校二年级的时候,五一快放假了,他打电话到学校,问东问西的寒暄了一番.然后说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不过说了你不准不理我.我说没事说吧,结果他说:"本来想等你毕业后告诉你的,但是现在我又想说,就是--我喜欢你."我根本没当真,因为我他这么说,肯定是兄妹之间的喜欢.我回应他:"你是我哥了,你当然喜欢我了.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哥啊."他无语,我们很快结束了那次对话.
        姐姐那天高考,我跟弟弟跑到县里给姐姐加油.可是姐姐说考试的时候任何人不让进的,我们两个小屁孩在校门口站两个多小时吃不消的.结果把我们送到了梁峰哥的网吧里去呆着.我不知道梁峰哥告了密,不到半个小时,梁伟就到了.自从那次通话后,我看到他总是避而远之,怕他会不知道又会说出什么令我尴尬的话来.
         网吧里十几台电脑前都坐满了人,梁伟提议去国清寺,我说不了吧.在网吧里坐坐等姐姐回来就行了.梁峰哥也跟着不停的起哄,后来我们还是去了国清寺.我坚决要求带上弟弟,因为我知道那样他就不会乱说话了.在隋梅亭前他要求合影,我拖了弟弟一起拍,他说两个人拍一张吧,我们站的有点远,摄影师说:"靠近点."那时候我很尴尬,他很自然的把受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立马拨开他的手,那一刻真的很尴尬.我说这样我不拍了,我不想给他造成误会,我想阻止他喜欢我.他点头应允,但是我发现我上当了,在摄影师喊:"一,二,三."的时候,他把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郁闷的一张合影.当时拍的是快照,五分钟就能成影.我看到了他邪邪的微笑.和我尴尬的表情.
        回来的时候,他去国清寺门口的旅游纪念店里买了好多东西,装在一个袋子里塞给我.那都是小女孩喜欢的小吊坠,小挂件.回到家里,他跟弟弟坐在客厅看电视,我则跑到自己房间里去看书.我总是尽力避免一些尴尬.可还是发生了,他从外面走进来,坐在我的对面,我把他买的东西一并还给他,他很生气.把东西扔在桌上说"反正我拔是中意你啦."说完调头就走.把尴尬留给了我一个人.我知道这种办法对他行不通了.第二天,我骑车带着弟弟上外婆家,正好经过皇都,我用一根冰棍收买了弟弟.把东西给梁伟送了回去,没一会儿,弟弟屁颠屁颠的回来了,我问他:"梁伟哥有什么反应."弟弟说,梁伟哥生气的把东西给扔了,还把跟我拍的合影照给烧了.我想可能他真生气了,也说不准就此会放弃了.
        之后的一年我们只是在寒暑假和过年的时候见过几面,每次他来我家,我都会有意地避开他.也很少跟他说话.除了父母在,不想让他们看出什么端倪,会说几句.私底下都不理他的.我想只要我坚持总有一天他会死心的.这是我没有料到的,在我还在想着怎么拒绝他的时候,噩耗传来,妈妈说他去世了,因为车祸.现在已经下葬了,等到我赶回家,看到的只剩下一个黄土堆砌的坟墓了.我感到懊悔,即便我再不喜欢他,我也应该对他好一些,不应该不理他的.没能够见上他最后一面成了我终身的遗憾.
        我有时候会傻傻的想,如果我给他这个机会了,他会不会逃过这次噩运?我会傻傻地想,在他痛苦的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会不会想到见我.我常常会在临睡前祷告,希望他来到我的梦里,听我这个愧疚的妹妹说上一声:"对不起!"
  • 上一篇: 为什么?
  • 下一篇: 永远的母亲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
                   
    南宗祖庭桐柏宫 明阳养老院 天台旅游预订 天台新闻网 玉书阁 杨帆房产 后司街 三门都市网 海坑度假村
                   
    关于我们 | 网站推广 | 版权所有:台州市奇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00286号 流莹文学社 宁协中学校友会
      电话/传真:0576-83881002 E-mail:168@tt168.com